已经是个废人了。

梦日记

  午睡时做了三个梦,每一个都逼真得令人难以置信。


  第一个,日常和我爸吵架,陷入巨大的痛苦和愤怒之中。我似乎哭了。唉,真恶心。


  第二个,梦见某个类似中国版挑战通灵者的游戏节目。

  挑战者需要猜出并召唤某一块玉佩雕刻的龙生九子之一的本尊,得到通关密语。我看着一位青年利用另一个同样年轻的,并且我觉得很有可能不是人类的黑衣小哥的身体作为媒介(大概是用式神献祭吧)召唤出了那个存在,得到了有关某个地点的指示。我摸了摸那个小哥的额头,觉得滚烫。 ...


 

少年与鬼

病中摸鱼,未完待续(骗人的)


正文:


  他是在某个晚自习后的回家路上遇见那个鬼的。

  准确地说,穿着一身黑,脸上戴着个奇丑无比的朱红色木雕面具的鬼忽然从一根路灯杆子上跳下来,无声无息地挡住了他唯一的去路,劈头便是一句:

  “我们认识吗?”

  “呃……”

  他下意识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忽然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劲。

  “你哪位啊?”他后退了一步。

  听出他语气里的警惕,这个从天而降的的家伙从宽宽的衣袖里伸出一只干瘪的手,枯...

 

日常

是这样的
我把我们学校理科班学生做过的蠢事用电脑打出来,贴到他们教学楼里了
周末我打算把它们换到一个更显眼的地方
祝福我吧
 

一个bg段子

  课间她来找他聊天。

  彼时他被一道写不出来的题搞得心烦意乱,正好想找个机会放松大脑,却又不想让人看出他的迫不及待,于是故意假装半心半意,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着她的话题走。

  他的同桌不在,于是她顺理成章地占了那个空座位,又随手从他桌上摸了本杂志,边翻边聊,腿在桌子下伸得老长,并没有被他的消极配合影响兴趣。

  那道题最后还是没有写出来,他找坐在同排最那边的同学借练习册的答案。为了不妨碍他伸手,她靠在椅背上向后仰。距离实在有些远,他不得不连身子一并探出去,脸差点蹭到她的肩膀。

  女孩...

 

理想的爱情故事

  你和他是朋友。
  你们在学生时代认识,一起吹逼打屁,一起发愤图强,考上大学后,在差不多的时间步入社会。他失恋的时候你们一块喝过啤酒吹过风,他结婚的时候你接过他的敬酒又送了他祝福。
  你们俩当了一辈子的死党。
  当他死了,你穿一身黑衣,领子上别着一朵白玫瑰去为他送葬。你跟在他爱的人组成的队伍后面,与他们一同流泪。
  当他们挨个与他告别并离开之后,你走上前去,俯身向他冰冷的棺木,并说:“我爱你。”

END

 

发生的事情太多,感觉身体被掏空。

 

溢美之辞

  他的头颅里盛装着爆炸般的思想。乌托邦的首都在空气堡。重力弦切割红色砂岩。被截断的喉返神经。
  他在座椅上蜷成一团,手指抠挖着膝盖侧面,无意识地自言自语。使用的词汇支离破碎,就像掉到地上的玻璃器皿。氯胺酮注射液没有起到它应有的作用,他平静下来,垂下眼睛,但是没有表现出丝毫倦意。暗蓝色的血管在他莎草纸一样薄而脆弱的皮肤下浮凸起来,像石板上审美畸形的浮雕图案。
  “我爱你。”他说。
  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他声称。

 

独角鲸电台

某个坑一个片段,短时间内大概没有下文了

  他是个十来岁的年轻男孩,肢体颀长,结实有力。
  我只知道这么多。
  他在我的备注里叫做“斑马”。起初不是这个,后来改了。
  我花了半个晚上翻完了他的空间。他是那种会用NBA球星做自己去头像的人,所以空间里的内容也就和所有这类男生差不多:体育资讯,看完球赛后的感想,以及其他的各种小日常——上课看小说被老师抓现行啦,打篮球赢了隔壁班啦,跑上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脚趾啦,同桌思维过于江化,每天都在念诗啦,等等等等。
  偶尔也会有自己录的短视频:踩着滑板在学...

 

街机

神奇脑洞在哪里:

羊齿花的一个片段,还没想好放在哪里

  “你会输的。”
  德里克用肯定的口吻在S.S.脑子说。屏幕左边的人物随之使出一记回旋踢,正中要害。
  “哦?是吗?”
  他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地回应,手上不断地晃着操纵杆,力图以牙还牙,不过他的对手显然不是吃素的——他突袭了数次,皆以失败告终。
  “操。”终于,S.S.一拳砸在操纵面板上。这可以说是他做出的最有力的一次攻击了。
  德里克回以一大堆毫无感情的讥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

 

望共勉

北邙山下尘:

在微博上跟人怼(不是)的产物,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在这边存个档,混更。

我提的原po微博搜“甜文党宣言”即可。


=正文分割线=


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


虐文党宣言


诸君,我喜欢虐文。

诸君,我很喜欢虐文。

诸君,我非常喜欢虐文。 

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

我喜欢双向暗恋无疾而终。我喜欢互通心意鸡同鸭讲。

我喜欢十指交扣若有所失。我喜欢目光交汇各怀鬼胎。

我喜欢唇舌交织貌合神离。我喜欢共赴云雨同床异梦。...

 
© 橘黄刺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