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片段。
真的垃圾。

  ……

  “小怪物呢?”他问尤娜。
  尤娜没吭声,转过头冲着背后的舱室扬了扬下巴。
  舱室的门开着,她为他让开一条路。他越过她的肩膀向里面看去,那里面仅仅堆放着几个补给箱和一些旧型号的备用零件——还有一个他没见过的东西。
  那东西挺大一堆,上面盖着一张毛毯,在房间的角落里一动不动。与此同时,他听见一个清晰且深沉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回荡——呼出,吸入,隐隐带着肺叶颤抖时发出的啸音,夹杂在不知从何而来的,同样在房间里盘旋着的隆隆的低吼声里。
  克鲁齐挑了挑眉毛,将目光投向尤娜。她瞥了那东西一眼,点了点头。
 ...

 

本小透明猛汉落泪。

大佬的文笔也太好了叭。

 
2018/7/2 2  

摸鱼

......

  

  她依言闭上眼睛。

  ——行走在山峦之间的无比巨大的女人形体,赤身裸体,长发披拂。群星透过她的肌肤闪耀着朦胧的银光,夜幕从她的肩上垂下。她的眼里盛着远处人类村庄的橙色灯火,面容漠然而肃穆。

  “你看见了吗?”查姆将覆在她眼睛上的手放了下来,“那就是地母。”

  妮拉眨了眨眼睛,正要跨步越过一座山丘的女人幻影随着查姆的手的离开而倏地从视野中消失了。

  “那就是......玉扇川?”尽管是亲眼所见,她还是难以置信。

  “正解。...

 

新月与琥珀

“.......

明知怀中的躯体属于恶魔,他却还是泪流不止。”

             ——光明王之歌·第四章·第一百一十二行

 

 

CHAP. 1

 

  舞台上,穿着彩绘纸盔甲的剑士高高举起手中的铁皮长剑,在喝彩声中将它刺入了木雕怪物头上的插槽里。代表血液的红色纸片猛然喷出,纷纷扬扬地落了他满身。

  他收剑回鞘,直起身来面向舞台下鞠了一躬。掀起...

 

一时心大把自己的lof暴露给了三次元熟人
现在简直紧张得想吐_(´ཀ`」 ∠)__
于是飞快地转移走了所有思想垃圾和脆皮鸭文学x

又是一个干净的博客(笑
剩下的实在是弄不动了,回头再说叭

 

瞎几把写


  ……

  一声巨响,他的身体先是腾空,然后重重坠地。
  剧痛卷过他的内脏,他的骨头像一捆被摔散的木棍一样兜在肌肉里不住地弹跳,几乎就要脱离软骨的臼连。血从他的身体里迸出来:眼睛,嘴,遍布全身的伤口,任何存在于身体上的,通向外界的缝隙。
  血腥气渗进雨水冰冷的气味里。落在他身上的每一滴雨里都有铁的味道。
  他听不见。铺天盖地的雨声驱逐了听觉,只留下雨水击打在皮肤上轰响的回音。
  妈的。
  妈的。
  妈的。
  他尝试着用手臂把自己支起来——至少是在脑子里想着把自己支起来。这个几乎止步于意念中的动作让他又...

 

黑暗的爱人

  黑暗的妖怪跟在我的身后。
  我前进一步,祂就前进一步。我停下来,祂就停下来。
  祂的双手伸在我背后,隔着一层空气攀着我的背。我要领祂去寻找火焰,祂的爱人。我们走了很长的路,然而火焰始终不见踪影。
  祂不认得我。
  我前进一步,祂就前进一步。
  祂环绕在我的周身,却无法触碰我。
  光进不了祂的眼里。祂看不见,只能靠我引路。
  祂是眼盲耳聋声哑的妖怪。处在永恒的寂寞中的,黑暗的妖怪,仅仅是在臆想中摹绘了一个爱人,便立刻动身去寻找。走过夜空和海底,人类的心,祂的手什么也没摸到。我同情祂,决定为祂带路。
  我...

 

候鸟

很久之前写的一个故事,当时只写了个开头,现在写的是结局。
总之就是没有中间部分。我懒得写。

正文:

  我跑着去见他。
  那时雨还没停,暴雨劈头盖脸地浇下来,我手里的雨伞伞骨咯咯作响,伞面在雨柱下战栗着。
  他站在铺天盖地的雨里,还是老样子,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墨色的飞鸟不断地从他的袖间散出来,振翅声连缀如雷鸣。他没有打伞,然而雨水沾衣不湿。
  铅灰色的云从我们头顶的天空沉重地压下来,那些飞鸟的剪影最终汇入了它的中心。闪电从那里发芽,只亮起一瞬就枯死了。而后雷声一圈一圈地扩散开来。那声音震动着我的胸膛。
 ...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