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智硬朋友

我同桌,男,家中母上据说在魔都某家公司当CEO,是一个可以壕掷几千刀就为了买支钢笔的标准败家子弟,今天在我旁边碎碎念了半个晚自习。

我:你咋了?

他:My visa card is gone!And I have to pay my budget !

我:哦。

看来是既没钱又恰好到了付账单的时间。


然后他气愤地告诉我,因为他母上的一位下属吹的枕边风(?,母上以“小孩子不能拥有太多钱”为由,收回了他那个里面存了一万刀的银行账户。

我:……

你知道吗?我觉得你确实不应该有这么多钱。因为我听了会心痛。


然后,作为同桌,我还是于心不忍地问:你没有存现金在房间的吗?

他愣住了。居然……愣住了!看上去很茫然的样子!!!

我:你居然没有私房钱?!!你他妈在逗我?

然而,他是真没有。


我觉得可以。

这货怕是五行缺心眼儿吧。


可能是传说中的地主家的傻儿子。

评论(1)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