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纹伞菌

屎文笔。

梦日记

 @沧海归舟 我道歉,我只是戒了QQ而已(笑

昨天晚上的梦,奇迹般地有开头有结尾,自带大片特效。

话说我的脑子在晚上真是意外地活动积极啊。


概要:他患有时间错位症。


大概是什么反乌托邦式社会背景,关于一个男孩童年至青年期间的数次时间旅行,以及他的两个伙伴的故事。

第一次错位发生在他七岁那年,他躺在孤儿院里的一张木板床上,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发现自己坐在一片废墟之中,不远处是半扇摇摇欲坠的铁艺大门,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站在门边。

男人有一张苍白的窄脸和一个尖下巴,一身黑衣让他看上去就像一只羽毛漆黑的大鸟。他说话的声音粗重刺耳,叫他帮忙带句话给另一个人,说那个人会在他二十岁的夏天,在一家酒吧里遇见他的一生挚爱,那个女人向他走来,问他借火。

他只来得及点点头。

再一眨眼,他又回到了那张小床上。

没几年后,他因为种种关于自己能够穿越时间的不正常言行进了精神病院,在他的病房里还住着一个大他两岁的酗酒者,名字和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告诉他的一模一样。

再后来,他们的病房里又加入了一个有反社会倾向的少年,他富有才能,然而有着与才能成正比的变态精神。

怎么着吧,他们就是朋友了。

而在未来,这两个人一个加入了叛军,在战斗中失去了双眼,并以机械义眼取而代之;另一个人则为统治集团效劳,成为了无论在“邪恶”还是“科学”上都称得上首席的首席邪恶科学家。

过去,现在,未来,他试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然而……


哦就是普通的时间悖论梗啦。


顺带一提,他的朋友没有把打火机借给那个女人。他解释说,他来自一个失败的家庭,不想再创造另一个。

“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未来的你都这样叫我告诉你了。”

“那你看他的样子像是有幸福生活的人吗?”


说到底,就是觉得不配罢了。


评论(5)
©横纹伞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