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

随着那个东西拖着踢踢踏踏的步伐穿过垃圾场里遍布的巨大阴影,惨淡的月光披在它身上,终于暴露了它的真实身份——

那是一个人。一个小女孩,年纪轻得就像一片草芽。

那女孩很瘦,肢体像蜘蛛一样细细长长,一头松软浓密的黑色头发披在肩上。她的皮肤白得像纸,眼球像两颗银色的玻璃珠,嘴唇布满淤血似的紫色斑块。

她松开那颗已经变得像一团血糊糊的烂纸巾一样的人头——它像一颗土豆一样掉到了地上,发出奇怪的“啪嗒”声。

随后她解下自己的长披肩,在边角上擦干净了自己手上的脑浆。

那是她白天见过的女孩。她还记得。裙子下穿着牛仔裤,显得有点古怪。挽着一条厚厚的编织披肩,边缘垂下的流苏像鸟翅膀上的长羽毛。

那时她问她为什么要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一条披肩,那女孩只是无声无息地笑了笑。

评论(2)
热度(4)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