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同人。

如题。是亲友家崽的傻屌同人文。

王八蛋群主为了让我更文把我禁言了一个月。

最近的魔女集会梗。很潦草。

我随便写写,您呢也就随便看看。

以上。

对了,我还没写完(摊手)。




  她头回见那人是在某个清明。


  她记得那天天色很好。难得没飘雨,惠风和畅,天朗气清。来神社附近的河滨踏春的人很多,姑娘媳妇穿上新裁的春衫,娇美靓丽,个个都是好颜色。

  她的神社在半山腰,往下就是人间喧嚷,但那和她无关。她还记得那天她照例早起,挽上头发,交领白裙外罩一件红纱袍,提上唐刀,下到山脚去检查河流出山那处的沙洲上的山神龛。

  神龛很简陋,瓦顶,里面供奉着一尊青色石像,披着的帛布袈裟已经褪成了泥土般的棕色,供奉早断了不止多少年了。只有进山的行脚商有的还会在这里拜拜,放下两枚铜板,权当向山神买个平安。

  她涉水上沙洲,远远就看见山神龛被什么东西埋了,只露出个顶。

  她扬了扬眉。

  今天是个什么好日子?

  走过去细看,山神面前放着的是一套喷香的八件点心,用油纸包了,扎了细细的红白绳子,码得整整齐齐。此外还有一张漆成红色的小几,上面插了两柱香,放了一个点了红糖的白面馒头。

  香燃了一寸不到。上香的人还没走远。

  她回首望向上山的那条山路,只见一台小小的轿顶,一颠儿一颠儿的,渐渐隐到密密匝匝的枝叶后面去了。


  这天她巡山时袖里就揣着那几包点心,从林梢越过的时候心里想着那顶小轿,也不知里面坐的是什么人。

  近年来她很少到附近的山头上去了。山下的猎户愈发多了,上山的猎人时常把她的身影当做传说中骑赤豹而从文狸的山鬼,这事传到县令的耳朵里免不了请道士上山一番闹腾,惹得山中几家修行中的黄仙不得安宁不说,还坏了她的清静。

  她只是这山中的巫女,虽说确实不是凡人,但也不是什么山鬼。

  鹿獐惊跑疾走的声音扰动了半山腰上的层林,惊起的飞鸟从她脚下掠过。她降到山间,只见一棵老松上栓了几匹高头大马,马鞍侧边又是镶珠又是嵌玉的,马辔头上还带着镀金。

  再看,马也是好马,一匹白毛杂灰花的,还有一匹通体全黑,只额头上一颗白星,其余皆是栗色马。清一色的膘肥体壮,神采奕奕。

  她认得那两匹带花的,那准是关外的种。它们的种马想必是西北藩国的使臣代表他们的大王赠给汉人的贵礼。

  今天是个什么好日子?

  她把马的缰绳解开,放它们去吃草,这时心里又想起了那乘轿子。里面坐的准是位人间贵客。

评论(12)
热度(7)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