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纹伞菌

屎文笔。

是另一个故事的片段。

  她打开门,让阿丽娜进了房子。

  她秀发的光泽在一片昏暗里仍然清晰可辨。此时她正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当看见陈设上厚厚的灰尘时,孩子气的嘴唇微微撅了起来。

 埃拉把手交叠着搁在椅背上看她。这房里没灯,就算有对她而言也没区别,但对阿丽娜而言就不是了。她看着她很快摸索到了几案上倒扣着的一只碗,上面歪歪扭扭地插着一个蜡烛头,然后她的手碰到了扔在旁边的打火机。

  火苗跳了起来,照亮了她的脖颈和下巴。她的眼睛随之也在眼睫毛下一片深邃的阴影里闪动着微光。

  她穿了一条白裙子,分明地从四周的影子里走了出来,绕过塌了一边的木几,走到她的椅子前面。

  埃拉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近——几乎是飘然而至,就像她书柜里那些缺了页的绘本里不厌其烦地描绘的精灵。房子里污浊的空气和肮脏的破家具对她俯首称臣,黑暗像被风吹过的麦田一样倒向两边,为她让出一条清洁的道路。

  穿白裙子的女孩走了过来。微微的火光赞美着她光洁的额头和玫瑰花一般的嘴唇,她的颈项与肩膀,她花蕾般的银白色裙摆。

 隐没在椅背后盾一般的阴暗里的女孩只是注视着。她像个幽灵一样藏在椅背后面,半透明的眼珠紧紧地追随她的一举一动,眼神就像注视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奇迹,毫无征兆地被上帝的手指弹到了她的小棚屋里。

  “你打算就这么走过来吗?”埃拉搭在椅背上的长手指绞在了一起,她挤出一个笑容,“不怕我吃了你?”

  阿丽娜回以一个鬼脸。

  “你会吗?”她反诘。

  埃拉发出的笑声活像被自己的舌头呛到了。

  “好吧。”她认输道,“你过来吧。”

评论
热度(2)
©横纹伞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