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

是古风。
没头没尾。
写着玩的∠( ᐛ 」∠)_

正文:

  “诚如前言,你弟弟是一只犼,传言中以龙虎为食的猛兽。”她冲元笏点点头,“你可别告诉我你现在才知道。”
  元笏一时无言,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扫来扫去,却憋不出一句话来。
  他不是完全不知道。
  对自家小弟的身份,他在尚幼时便有所觉察,那时元翎不知从何时起,每逢月亏之夜,自皮下便会隐隐浮出一层金光来,大约是种幼兽模样。他头次见时,惊忡交加之下立即要把小弟抱去医馆,被自家弟弟要死要活地拦下了。
  自那之后元翎又发作过几次,但除了浑身冒光并无其他异状,身体也毫无不适,加之只要他一提看医生小弟就开始一哭二闹,换言之死活就是不肯,也就再没动过请大夫来看的念头。只当这是奇人异相,时间一长,也就真的看习惯了。
  见元笏还是一副完全木掉的样子的,阿琉的脑袋又冲着站在旁边作眼观鼻鼻观心状的元翎一点:“你来给你哥解释一下?”
  做弟弟的也装哑巴,两眼可怜巴巴地瞅着她,不用想也知道是求她嘴下留情。
  哎哟我靠,真是苍了天了。阿琉在心中拍大腿。这对兄弟不说别的,糊弄对方和糊弄自己的本事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哥哥不知道弟弟是啥,弟弟不知道哥哥在干啥。自己不想看破,还不准别人说破。

  那元翎,有他哥一手护着,前十年是芋头村小霸王,后六年在长乐城里,几年书院濡染,美貌狷介的名声上传金闺佳人下至章台花柳。人生十分的快活恣意,他已捞着七分。
  元翎要真是个人,那还得了?怕不是隔天就得被无数妒红了眼的碌碌之辈打爆狗头。
  所以,起初得知这一消息时,阿琉居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快慰。
  只是当初道上的风声不是关于元翎的,而是关于他哥的。
  ——有人怀疑铜鱼吏中有妖兽。

  阿琉身为妖兽本兽,深知传言不虚。她本以为自己要暴露了,不料一番打点之后,她是虚惊一场,事端却剑指偏锋地对准了同行兼同辈的元笏。施道长的罗盘在他身上探出了妖气,要不是现场没验出妖力来,下场就不是提交判司再审,而是铜鱼吏内部斩立决了。
  抱着倘若为他洗脱罪名没准能拉拢他的想法,阿琉原本是想拉他一把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元笏是假妖兽,元翎却不是真凡人。
 

评论
热度(2)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