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

  只见那少年约莫在舞象之年,一身华服,腰佩弯刀,额间勒着一条镶玉抹额,一头黑发结成无数蛇样的发辫,再一同简单地束在脑后。五官颇深邃,看着不似中原人。
  大约是周老爷府上养的娈童。阿琉想。原来周老爷好这一型的,见识了。
  她用胳膊肘一推边上的元笏:“那不是你弟弟在暖香阁认识的小纨绔?”
  元笏一愣神,这才反应过来。元翎只提过那人衣着光鲜,发式奇特,没想到确实奇特到了这份上。
  待那少年从廊下一经过,两人腰间的铜鱼符便同时发起热来。
  ——是妖。

  元笏和阿琉皆是一惊,对视一眼,一人纵身欲追,被另一人按住。
  “先让我小弟再与他交游一番,看能不能探出他的真身,勿打草惊蛇。”元笏说。
  “这回你倒是舍得把亲弟弟往火坑里推了。”阿琉翻了个白眼,依言蹲回了梁上。
  不管怎么说,周老爷在府中饲妖一事已是铁板钉钉,只是为何饲,饲的又是什么,为什么敢放任这妖在铜鱼吏的眼皮子底下到处乱跑,还是个未知数。
  “你看他像是有多少年修为?”元笏看着那少年穿过曲廊,转头问阿琉。
  阿琉闭眼感知了一番,伸手比了一个数:“我的两倍。”
  “那可就是千年啊,你确定?”元笏压低声音惊叹道,“除了北郭苏氏狐族,长乐城里居然还有道行千年的妖怪。”
  “我看不出他是什么种属的,只能说他和我属性相克,所以在我而言气息格外强烈。”阿琉道,“再有,他能和你弟弟聚在一处,想来未必是巧合。力量强势的妖兽之间存在互相吸引,所以,他定不是什么软柿子。”
  “可是先前被掳走的都是些小妖,怎么这个就是捏不动的硬柿子了呢?”元笏接了一嘴。
  “那我就不知道了。”阿琉耸耸肩。

 

评论
热度(2)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