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激情摸鱼(啥

  “小赵,”女孩把笔记本一合,叫他,“我查出来了。”
  “怎么样?”他把手上的咖啡放下,凑过去看。
  “不怎么样。”她从一沓文件袋中间抽出一张白纸,用圆珠笔画了个示意图,“你看,这些人啊,在这里把人拐了,卖到那里去。麻烦是麻烦了点,好就好在钻了司法辖区的空子。”
  他低头用手指描了一遍笔尖下画出来的线条,它们层层叠叠,彼此交叉。“你是说,”他思忖着,“这一区的零售商,实际上是在那一区收的货?”
  “正是。”女孩点头,情绪复杂地咂了咂舌,“各区之间的执法情报又不是共享的……配合不起来,调查即使有眉目也难以为继。”她的手指点在一个接收了很多条下线的大圆圈上,“这家伙,又让情况更复杂了。”
  写在圆圈里的名字是“刀头”,一看便知是个绰号,女孩指着这个名字,眉头皱了起来:“他收的圆木数量也不少,但我不确定我们能不能动他。”
  “为什么?”
  女孩撇了他一眼:“因为他的上家和别人的不是同一个。”
  “那就一次端两锅人,”他的指甲从那两个字上划过,像是在意念中把它划去了,“这个本事我们还是有的。”
  “不见得。”女孩摇头,“他的上家,可是我们那位白大小姐。”

  “白大小姐?那个白小姐?”
  “仅此一位,除了她就没谁了。”女孩的身子向后仰去,靠在椅背上,“你可别小看了,这年头卖圆木的也有竞争呢。”
  “没想到姓白的手都伸到这儿来了。”他又把咖啡端了起来,很是头痛地呷了一口。也难怪,圆木生意是块肥肉,任谁都想啃一口,白小姐若是想要在A市捞上些油水,这不失为一个佳选,“只是……她不嫌烫手的吗?”
  “有什么好嫌的?”女孩冷声道,“她有的是本事,前两天已经叫人砸了好几个人家的场子了,都在筑玉街,那地方条子都不敢进,也不清楚底细,实际上全是别人家的工作间,专门把人做成圆木的。”
  他没什么好说的,咖啡半冷不冷,喝起来很恶心,手头的摊子是一团毛线球,解起来更恶心。“要是我们动了白大小姐的人,麻烦就大了。”他皱着脸接着她的话跟说废话一样地分析道,“要是我们先拿别人开刀,她就正好趁虚而入,麻烦就更大了。”
  “那怎么办呢?”

  “那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吧。”他把杯子放下,很没骨气地果断道,“珍爱生命,少管闲事。”

评论(2)
热度(4)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