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

存着的最后一点儿,一起发上来算了

C

均衡理论

现在他的心情有点糟。

 这真是太糟心了,我现在被上城流放了,就像那些犯人一样。他想。同时紧握着那个执刀的女孩的另一只手,好像下一秒她就会被狂风吹走似的。他们顶着风暴前行,橡胶鞋底碾过砂砾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只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就像抓着他的手腕牵引他前进的那只冰凉干燥的手的主人没有在地面上行走似的。

不,那个人的确在行走,只是以一种与人类不太相同的方式。

一连串细微而扁平的滑动声传入他的耳底,有点像是摇晃一串珍珠项链的声音。这种声音应该代表了一种非常奇妙的移动方式,比如说滑行,或者说其他类似的方式。 

“我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我们不应该带这家伙走。”那个女孩依旧在他身后坚持不懈地抱怨,“他在空城里坚持不了多久那些感染者就会要了他的小命。还不如省省力气,把他抛下拉倒。”

嘿,我或许是不擅长荒野生存,可我至少不聋!他在心底大声反驳。而且你有种抱怨这些的话你为什么不现在松手去全身心拥抱风暴呢?我敢打赌你在沙尘暴里也可以照常生活。不过想归想,看在那女孩还没有放弃救他果断跑路的份上他选择把这些话憋在心里。

“话说回来,空城是哪里?”

“啊,你说空城啊。”女孩居然停止抱怨,开始解答他的疑问:

“——那会是你的葬身之地。”

我为什么就不信呢?他在心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决定还是保持沉默,等到了目的地再找个靠谱的人回答这个问题。

名字叫方的女孩见他迟迟没有回应,便以为他接受了这个明显就是胡说的答案。“好吧,我刚才刚才那是逗你的。”她抿了抿嘴,冲着前面的那个人说。

“我知道。”……你就觉得我真有这么蠢?这种鬼话我都听不出来?是全天下的小姑娘都一样傻啊还是只有你这么傻?

嗯,关于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他想说这应该是全球未成年少女的通性。本来这个范围仅限于人类城区,现在奇迹般地扩大到了包括荒原在内的地球表面。

紧接着一个听上去就像一段无线电杂音的声音接上了他们的话:“现在我们走到岩石区了,还是注意脚下,二位。还有,这位士兵,我可以闻见不知所措的气味正在从你的毛孔里散发出来。”

“容我询问具体是哪种不知所措?”要知道我现在简直不能更镇定了,真的。他试图把眼睛张开,换一种看上去不那么盲人的走路方式,但是失败了。透过睫毛的缝隙他只能模糊地看见一双绿手正在指引他们朝着某个特定的方向前行……是的没错,绿手。不过时下他实在没办法裹着被子缩到床上大声尖叫,毕竟这双手正在力图使他免于曝尸荒野的厄运,没准还正在把他往更糟糕的那种结局带呢。

在短暂的沉默后,绿手的主人回答了他的问题:

“觉得自己吃枣药丸的那种不知所措。”

不,我的嘴和我的内心都从未说过那种话。他想反驳,但仔细想想又觉得这话从现实意义来讲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不远处,晨光初生,黎明已尽,当然他们现在都没心情也没办法看。

地平线的另一侧,是一幢幢重重叠叠的铁灰色的影子,它们沉默地伫立在那里,如同神话中只有靠线团的指引才能从中逃生的迷宫。

好极了。

他的手中现在什么都没有。

而那迷宫中,可是该有的全都有啊。

我们家(到现在都没想好名字的)男主简直内心戏小王子(喂

评论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