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行

双城记男主相关,一时鸡血产物,没指望别人看懂(x
基本是胡言乱语_(:з」∠)_

BGM:All Dead,All Dead-Queen

正文:

  他们的人生是不间断的下行。
  他不知道交到一个好朋友,然后亲手埋葬他和交到一个好朋友,然后被他亲手埋葬听上去哪个更惨一点。但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丢了饭碗,艾弗里丢了命。
  他按照标准处理流程把艾弗里被病毒感染后变形的尸体拉到城外,抛弃在荒原上任其腐烂。他非常吝啬地没有为这一幕流下眼泪,但他确认自己身体里有个器官像被摔碎了一样开裂了。
  后来他枪杀了一个婴儿:它撕裂了孕育自己的子宫,从里面鲜血淋漓地爬了出来,然后吃掉了自己的脐带。他拒绝称呼那东西为“他”,那是魔鬼的私生子,绝非上帝的造物。
  那位可怜的母亲被自己创造的果实杀死了。他看着她睁着眼睛咽气,心中没有同情,只有恶心。就像他看着艾弗里的尸体,胸口上有个他亲自弄出来的弹孔,肋骨支棱在外面,像死鸟张开的翅膀。
  这件事后他就辞掉了自己原来的工作。他不干了。每个被他处理掉的东西都长着艾弗里的眼睛,他看不下去。
  之后他做了运尸车的司机。他们管那些还活着的感染者也叫做尸体,他觉得这个称呼再恰当不过了。他们是尸体,他也是。活着,但是已经死了。
  他不知道艾弗里是什么感觉,当小时候他和自己一起在城市第四层的冰淇淋摊前流连的时候,当他们趁着暮色急急忙忙乘着电梯往自己家所在的高度上升或下降的时候,当他大学毕业那天在校外的露天甜食店里等着自己翘掉典礼出来找他的时候,当他们周末一起喝啤酒的时候……当他被自己打穿心脏的时候。
  活着,然后死了。
  快乐,然后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再次见到艾弗里同样是在荒原上。他还活着,但仍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他真的变异了,感染者及其顽强的生命力让他又一次站了起来,从死地中归来。
  猩红色的复眼。外骨骼。侧腹嘶嘶作响的气孔。
  他几乎认不出那张似人非人的面孔,同样,他也没有认出自己。
  艾弗里。他活着,死了,然后是一头怪物。他倒是没丢命,他丢了点别的无关紧要的东西,作为他回来的代价。
  他又一次冲他的朋友举起枪,绝望并没有让他的手有分毫的颤抖。他从不失手,无论对面是谁——他曾可悲地以此为傲。
  交到一个好朋友,然后亲手埋葬他,他复活了,然后再杀他一次,或者被他杀死。好吧,这个比较惨,是他赢了。
  他的生命仍在下行。

评论(8)
热度(5)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