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ue One官方小说枪棍组相关段落repo+渣翻

陌回:

继续搬运下之前楼里发过的官方小说片段,都是枪棍组相关的。部分段落有渣翻译……


Lofter上挺早前就有人发过类似的官小repo,我这自娱自乐之作仅供查缺补漏(捂脸


时差多年语死早,要是你们觉得读起来怪怪的,绝对不是小说的错!是翻译的错!对不起!英文电子版小说亚马逊有售。






1. 


小说里Chirrut第一次出场时的外貌描写,不知为何还特意提到他“光滑的皮肤”:



his smooth skin fought gamely against the years that infected his words. 



那个fought gamely实在翻不出那个感觉……不过我森森地怀疑这是甄子丹显嫩的原因233333




2.


Chirrut打白兵那里也特别烦人(褒义):



He was mocking them now, in a voice full of gentle mirth. "Is your foot all right?" Like a dancer, he leapt a step to the side as another stormtrooper fired his rifle. The bolt found one of the trooper's squad mates, and Chirrut only shook his head sadly. 


他现在开始挖苦他们了,用一种充满温和愉快的声调:“你的脚还好吗?” 当另一个暴风兵朝他开枪时,他像个舞者那样跃到了一旁,子弹打中了队伍里的别个士兵,Chirrut遗憾地摇了摇头。 





3. 


一直到被关进监狱之前,Baze都没怎么说过话更别提自我介绍,所以大半个章节里一直被称为Chirrut的partner。嗯,partner这个词怎么理解都可以呀hhh




4. 


Baze把飞行员从牢里放出来之后,三个人一起往楼顶跑,周围都是四处逃窜的反叛军,飞行员小哥边跑边对Baze说“你不了解这些人,他们会杀了我们的!”Baze大笑,Chirrut还帮着解释(并没有)说“原谅我朋友吧,不过要是你知道其实这么多人里他最想你死的话,你也会觉得很好笑的。”


Bohdi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5. 


跑到楼顶后他们第一次看到正被死星摧毁的杰达,Chirrut问了两次Baze“你看到了什么?”,Baze没有回答。 




6. 


Baze揽过Chirrut就跑上了飞船。 




7. 


飞行员小哥和枪棍组其实是老乡,都是杰达人,不记得电影里提到了没有…… 




8. 


在伊度的时候,下雨了,Baze回想起了杰达的雨水闻起来和这不同,想着自己很快就要忘记杰达的雨的味道了…… 




9. 


经典的“I don't need luck, I have you”之后,有一句描写我很喜欢:



没再看一眼机舱*,他跟着他的兄弟走进了一个全然陌生世界的风暴里。


Without a glance at the cabin, he followed his brother into the storm of an alien world. 



*感谢_cherish指出错误




10. 



在爬山的时候,Baze允许Chirrut在前带路,但他也经常把Chirrut推到一旁,自己去试踩某些晃动的狭窄岩石,或者寻找不那么陡峭的蛇形小路。可是Chirrut一直坚持着“更高”,直到他们站在了顶峰,俯视着下方的山道和研究机构。 


“你说我们是在跟着Jyn的,”Baze低吼道。 


“你为什么非要从字面理解呢?”Chirrut戏谑地笑道,几乎有点得意洋洋了。 



↑老夫老夫简直没眼看 




11. 



Cassian带着一种新生的赞赏之情看向Chirrut的光弩,“你用那个打下来一个TIE飞行器?” 


“别夸他,”Baze低声吼道,带着点呼吸不均,“他没打中你是你运气好。” 



↑老夫老夫简直没眼看 




12.


刚到反叛军基地的时候,男女主去参加会议了,枪棍组和飞行员被反叛军带去例行问话了。Baze一开始发怒了,但是Chirrut说来反叛军家做客要表现出适当的礼貌hhhh




13.


男女主眼中的其他人 :


在伊度的时候,小说有描写到Cassian看着面前的人们:狂信者,疯女人,叛逃者,还有K2,他想着他唯一一个信任的是那个帝国机器人。 


在叛军基地,Jyn看着眼前的人:盲人,杀手,胆小鬼。 


(怎么感觉都不是什么好词哈哈哈哈 )




14.



Baze Malbus既不认识也不信任他身边的这群反叛军士兵。他不看重他们的忠诚。他不能依靠他们的技术。他会在他们身旁战斗,是因为Jyn Erso把他们纳入了她自己的革命——不是反叛军的革命,而是当复生无望,那个从圣城的灰烬中诞生的,将带去审判的革命。 


他信任Jyn的怒火和她的意志。从很大一个程度上来说——尽管他痛恨承认这点——他信任Jyn是因为Chirrut Imwu。对于那些Chirrut信任的人,Baze总能找到理由去信任他们。 


这样的生活更加简单。就算是Baze也会觉得无尽的提防让人疲惫。 





15.



士兵们同时涌出了停机坪。Baze举着他的枪跟随在Chirrut的影子中,让这个盲人挥扫着手杖决定他们的前进步调。他们跟着反叛军一起离开了停机坪,进入了被宽叶树木密布的丛林,以此避开暴风兵和战斗机的视野。 





16.



一个反叛军中的观察员退到Baze身边:“他能跟上点么?”他轻声问道,朝Chirrut的方向点了点头。 


Baze嗤之以鼻,头也没回,“等你能把自己的足迹藏好,他就能跟上了。”他随手指向地上的白沙和Chirrut的脚的方向。每当Chirrut的手杖点在地上时,他向两边挑起沙子来盖住前面士兵留下的脚印,就算还有什么遗留的印记,也都被他拖在脚边的袍子打散了。 


“他能听见你说话。”Chirrut猛地开口道。 


观察员匆匆地点了下头,向Chirrut留一下一句短促而悔恨的“抱歉,长官!”,转身跑回了前沿。Baze注意到这次他记得遮盖上了自己的脚印。 


“至少他没问你是不是个绝地,”Baze喃喃,而Chirrut又开始吟诵。愿原力与你同在。 



(啧啧竟敢怀疑某人的战斗力) 




17. 


(反派军打算用爆破吸引注意力,给Baze发炸弹的时候Baze拒绝了) 



“怎么,爆破任务配不上你俩?”Melshi看向Baze和Chirrut,他的语调轻快却带有一点迷惑。 


“总要有人保证你的士兵还活着,”Baze露齿一笑。 


Melshi看上不为所动。“那…”Baze拍了下Chirrut。 


Chirrut的嘴唇还在动着,当他结束了吟诵(原力与我同在,我与原力同在),这位圣殿守卫者大步跟上了一组叛军小队。“我们不会花太久的,”Chirrut说,回头用他无光的眼睛扫了眼Melshi。 


当Chirrut跟随着叛军士兵,Baze跟随着Chirrut。在一起,他们开始狩猎。 





18.



他们在和谐中狩猎,Chirrut一直徘徊在反叛军附近,Baze则一直徘徊在Chirrut附近。Baze并不把自己的攻击目标限制在那些可能会发现盲僧的人身上,但他总关注着Chirrut周围。就算原力会辜负Chirrut,Baze也绝不会。 



(啊啊啊啊啊给Baze爸爸跪了) 




19.



他一直保持着移动,直到猛地一瞬间,他意识到他有一阵子没看见Chirrut了。 


他咒骂了一声,转身,朝某个试图攻击在树丛下匍匐前进的反叛军的暴风军开了一枪。如果他现在大喊着寻找那个盲僧的话,一打的枪都会指向他的方向。但是如果他失去了Chirrut…… 


烟到处都是。树木在爆能枪的攻击下燃烧。Baze大步往来时的路走去,集中注意力,缩小他的视野,就好像他想用纯粹的专注来看透烟雾。 


“Baze!Baze!” 


他在看见Chirrut之前先听见了他。盲僧的袍子上沾满了灰和土,一脸紧张,但他看上去没有受伤。Baze感到一股怒气,与其同时也感到了一阵安心。 


“什么?”他喊道,“怎么了?” 


“跑,”Chirrut说,“快跑!” 


话音未落,Chirrut抓着Baze的手臂就往海岸边跑去,Baze的注意力再一次扩张开去。 



(Baze的保护欲已经爆炸了)






前方沙滩便当,大量刀片出没请注意。


(全部都是原文渣翻,我就不用引用符了……)




1.


但是在Baze开火前,Chirrut从掩体中站起身来,走进了阳光下。


Chirrut Imwe感受到陌生星球在他皮肤上留下的温度,感受到海风拂过他的袍子。他的手杖戳进了紧实的沙地里。在火焰和死亡的气息之下,他闻到了丛林鲜花的香气和泥土中甲虫的腥味。在爆能枪子弹的炸裂声下,他听到了某种他从未遇到过的野兽的尖锐叫声。在这一片杂音之中,他加入了自己的声音:


“我与原力同在,原力与我同在。”


不论Chirrut在他的人生成为了怎样的人——没有了圣殿,他无法真正地成为一个圣殿守卫;没有了快乐和轻浮,他无法成为一个同辈中的小丑或开心果;没有了圣城,他无法成为一个他爱的世界的保护者——可是不论如何,他始终都不是一个天生的战士,而至今所发生的一切都在侵蚀他的灵魂。尽管Baze,他的兄弟和守护者,以强烈的决意接受了新的身份,Chirrut之所以去战斗去奔跑去杀戮,只是因为战斗奔跑和杀戮是必要的。


然而它们现在再也不必要了。他感到很开心。


“我和原力同在,”他再次开口,“原力与我同在。”这些话语在他心中回响。我与原力同在,原力与我同在。


Baze在掩体后大喊他的名字。Chirrut没有停下。




2.


“Chirrut!”Baze喊着,“回来!”


Baze听上去惊恐万分。Chirrut不觉得恐惧。在他从掩体后走出之前的短短一瞬,他曾对自己的选择产生过疑问:他要如何分辨究竟真的是原力,还是他自己的意志、他的自我,促使他产生行动的呢?但是现在他心中已再无迷茫。原力通过最简单的方式展示了它自己,而它所向他要求的只是继续前进。


我与原力同在,原力与我同在。




3.(推了开关之后)


他轻轻地笑了一下,想起了Bodhi,那个在帝国制服之下依旧闻起来像杰达的奇怪飞行员。




4. 


他只听到了一声像是把世界撕裂了的响雷。他被向前推去,感到疼痛窜过每根骨头和每个陈年旧伤。不知为何,当他摔在地上并向一旁滚去时,他知道Baze又开始大喊他的名字了。


他找不到他的手杖。除了手臂沉甸甸的重量和颤抖,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手。但是,残存的zama-shiwo(个人理解是类似某种禅境)十分善于控制疼痛,尽管Chirrut在流血,他并不觉得痛苦。暴力给他自身带来的伤害,并不如他对旁人施加暴力所带来的更让他困扰。


当然,他快死了。


他感觉到Baze沉重又熟悉的踏步从地面传来,闻到了他兄弟靠近时身上的汗水味。他想说,“Baze!我的眼睛!我眼睛看不见了!”但是比起幽默,Baze Malbus一直都更需要安慰。


“Chirrut,”Baze喃喃,“别走。别走。我在这……”


他短短疑惑了下Baze到底是怎么穿过整个战场来到他身边的,但是当然了,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原力让他们重聚了。


Baze长满老茧的手摩挲着Chirrut的手背,“没事的,”Chirrut说道,“没事的。寻找原力你就会找到我。”


他试着去微笑,但他不确定他是否还可以做到。


(我暴风哭泣,这个小混蛋死前还想着要开瞎子玩笑)






5.


Baze Malbus环抱着最后一个真正的Whills守卫者,响应了Chirrut临终前的话。“原力与我同在,”Baze说道,“我与原力同在。”


远处升起一丛爆炸,在停机坪那有什么烧了起来。很大可能,Bodhi Rook也死去了。


在传出讯息前就死去了?浪费了Chirrut的牺牲而死去了?


又一次地,帝国从Baze那偷去了意义。如果不是为了他正抱着的人,他可能已经开始尖叫了。


“原力与我同在,”他重复着,“我与原力同在。”


他相信这些话吗?答案重要吗?它到底重要过吗?


(Did he believe the words? Did it matter? Had it ever mattered?)




6.


暴风兵的动作看起来无止尽似的缓慢——就像时间也成为了Baze的刑官,誓要让他在一瞬之间体味到一生的痛苦。


他念起了那些话语,从中得到不是安慰,而是信仰,或者说是有关信仰的记忆,就像是那些话成为了打开他心中早已被遗忘的年轻时信念的钥匙。解锁的回忆激烈地纠缠着他,他再次理解了原力存在于每次呼吸和行动中的意义,理解了这些年被他抛弃的一切。他看见了当年作为圣殿守卫的自己和如今的自己之间的鸿沟,在心中为两者同时哀戚。他温柔地放下了Chirrut的身体,举起了枪,瞄准了一个正准备射击的士兵;他朝那士兵的胸口发射了一个爆能球,让那人摔落在沙土之中。当小队的其他人开始向他齐射时,Baze紧握扳机不放,他的能源箱发出尖锐的响声,他的武器在手中翻腾颤抖。他交替着快速爆发和倾泻火力,漫无目标的扫射和精准的射杀。他走向那些夺走了他的过去,他的家,他的朋友,他的希望,他的信仰的男人和女人们。但是他从不走得离Chirrut太远。


他已经无处可去了。他绝不会离开Chirrut。




7.


他的躯体覆满了烟尘和汗水,散发出烧焦的头发的异味。他欢迎这个噩梦,射出一发接着一发狂怒的子弹,直到他真的杀死了成百或上千的暴风兵*。


但这不够。这永远也不会足够弥补失去Chirrut,或者他丢失的那些岁月。


Baze看见一个濒死的士兵摸出一个手雷扔向他的方向。它堪堪落在了目标不远前,但是Baze已经连移动都很困难,更别提跑去寻找掩护了。他猛地扭过身,转过脖子去看Chirrut最后一眼。


之前,当死亡以Walker的形式向他压来,他回之以蔑视。现在,他视之以悲伤。


没有恐惧。


Baze Malbus在疼痛中死去,但那并没有持续很久。




*这句感觉翻译的不对



评论
热度(281)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