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片段

两年前的摸鱼,好像是什么东西的同人,可以猜猜看

 

如果我会飞就好了……o(′益`)o

  

菲洛米娜趴在被雨打得湿漉漉的窗台前,望着透明的雨水在玻璃上拉出一道又一道斜斜的痕迹。

今天是礼拜日,她却没有和家人一道穿上自己刚做的,点缀着粉色人造珍珠的新裙子去教堂做弥撒,而只是一个人托着脸坐在窗台前,呆呆地望着街上披着灰色雨衣的行人拖着脚步走来走去。我是说,这太无聊了,一点也不像菲洛米娜。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赫尔卡城的每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都知道远远地躲开长满荆棘和蜘蛛网的小树丛,可菲洛米娜不。她在那里玩耍了一整个下午加黄昏,直到吃完晚饭后才脏兮兮地回来,并且扯破了自己最好的那条裙子。

因此,她被禁足了,余下的十一月的一十三天都要待在家里,连礼拜日也不能出门。

菲洛米娜低头看看自己脚上那双重重的棕色圆头鞋,不满地撅起了嘴唇。这双鞋是每个孩子在开学日都会得到的那种鞋子——棕色间白色的,因为穿了太久鞋跟有些歪。它看起来好笨哦,她想,并且开始想念那天自己穿着跑出去玩的那双暗蓝色小羊皮短靴。

唉,我的父母把它收进鞋柜里去了,他们不再让我穿那双鞋了。真可惜。菲洛米娜想。

隔着透明的窗玻璃,没有颜色的雨滴无声地下落,天空的颜色仿佛也被雨淋得湿塌塌的,很是浑浊不清的样子。

室内的空气冷清清的,充满了絮状的静寂,堵塞住人的喉咙,令菲洛米娜产生了一种快要窒息的错觉。有一张白瓷面孔的洋娃娃安静地坐在壁炉上方俯视着客厅里百无聊赖地盘腿而坐的粉发少女,浅蓝色的玻璃眼珠里浮起一层清冷的阴影。菲洛米娜在小说里看过,这样的天气适合迎接远方来的客人。可是有谁会远道而来拜访一个出生于拥挤的南方小城中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的飞艇维修工人之家,性格顽劣而不合群的小女孩呢?

答案当然是没有人。

但不管怎么说,菲洛米娜还是对这种事抱有很大的希望的——没准会有人来的,对吧?

挂在墙上的时钟咔哒咔哒地走着,一刻钟过去了,然后又是一刻钟。客厅里静静的,门把手没有发出丝毫响声。

菲洛米娜,不消说,自然感到非常的失望。她趴在地毯上,将脸埋进手里。


评论
热度(2)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