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高三狗。
文笔极渣,坑品很差。
强迫型幻想症患者。

她和她的猫

说好的BG向摸鱼

只有这么个玩意儿了,凑合着看吧(倒地不起)

累死我了。

 

副标题:铲屎官的心声

 

 

正文:


  猫是她的猫哦。

  这句话也只敢在心里说说罢了。


  首先,猫不是任何人的猫。

  其次,他根本就不是一只真正的猫。

  她清楚他是永远都没机会知道某个人在心中对他的称呼了。没门儿。她打死都不会说出去的。

  “但是他真的好像猫啊。”她在心中向不存在的质疑者争辩。

  灵活,敏捷,对人忽冷忽热。那张冷漠的面孔后面有一团不可捉摸的思想,偶尔在他的瞳孔里溅出狡黠的火花。她可以一口气说出很多,但始终感觉到这还仅仅是冰山一角。

  真弄不明白啊,这家伙。她不禁有些懊恼。


  猫和她的关系不咸不淡,比客套好一些,但是没有更进一步。

  正式排座位后,他们不是同桌。猫坐在她的左前方,她可以看见他的半个侧脸和清瘦的肩背线条。他们在刚开学那时候恰好选了相邻的座位,班主任在讲台上口若悬河的时候凑在一起讲小话。

  他们是彼此在理科分班后认识的第一个新同学。

  起初她感到他们聊的挺投机的,直到她讲了一个很老的笑话。猫微微垂下眼睛,撇着嘴露出一个敷衍的笑,然后再看一眼她,笑容扩大了些。

  笑容里似乎有丝嘲弄,她有些窘。

  但是作为一个头回见面的陌生人而言,他笑得很好看。


  “你啊。”他用懒洋洋的口气说,伸出食指在空气中一点,仿佛为他的话加了一个句号。

  她茫然地跟着点头。


  猫不是一个太专注的人,这从他们聊天时时常跳跃的话题就可以看出来。

  他们晚自习的课间有时候也说说话——如果猫没有被其他男生叫走去玩的话。他交朋友的速度很快,但是她敏锐地注意到他对每个人说话的口气与姿态都一模一样,不管亲疏远近。毫无芥蒂,但从不靠得太近。

  他转移注意力的速度大概很快。

  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兴趣。

  令她感到安慰的是,唯有一件事他做得持之以恒。

  她最近在节食,晚饭不吃正餐,每逢晚自习课间,必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已经洗净切好的什锦水果,外加一盒原味酸奶。

  这当中就有猫的一份。

  一块苹果,或者梨,再或者一粒葡萄。自从她问过几次他要不要吃之后,这件事就忽然变成了惯例。他会吃一点点,有时连谢谢都懒得说,有时对她报以微微的一笑。取决于她给他的是什么。他喜欢苹果。

  她观察过,尽管周围有时也有人拿着一包薯片啊糖啊什么的到处分,但是他每一次都没要。

  看都不看一眼。

  她顿时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但是也有一次猫没有要她的东西。那天她带的是木瓜配牛奶,她毫无知觉地把它拿了出来,戳戳他的背,习惯性地问他要不要试试。

  他正在听着音乐写题目,好一会才回过头来,取下一只耳机,目光轻飘飘地往她手里的食盒上一点,又往她脸上一点,忽然无声地冷笑了一下。

  她正莫名其妙,忽然大脑中有两个触突接通。

  这回笑容里的确有丝嘲弄。

  她有些窘。


  她的日常的一部分就是喂猫,然后在意念中撸一撸猫。

  猫是不给她碰的,她也不敢碰。

  没错,她是喜欢猫的啦。

  他笑起来很好看,手指修长,说话声音很好听,偶尔捉弄一下别人,等着别人发怒的时候,故作无辜的眼神她感觉可爱得不得了,连他之后对别人意无意的讥讽,她也觉得很有趣。

  没有来由,毫无道理。反正就是觉得他好可爱哦。

  哎。她忽然有些词穷了。

  总之她和猫维持着普普通通的同学关系。是朋友吗?她不确定。


  巧合的是,她和猫都在玩一款在线竞技游戏,她玩很烂,只能打打人机,还总是输。

  猫知道后,午休时陪她打了一局2v2。

  输掉了。

  猫用的刺客,角色等级很高。对面玩家也很厉害,但是猫单打独斗或许还有胜算,被她拖了后腿,结果输了。

  他看着屏幕上的“DEFEAT”字样,耸了耸肩,退出游戏。她有些想道歉,话到嘴边又被他扫过来的一眼给堵了回去。

   她低下头,心里泛起一点沮丧。忽然一点冰凉的东西在她耳后一掠,抬眼一看,发现是他的手指正从她的颊边收回来。

  从耳后变出硬币的老套把戏,只不过道具换成了一块奶糖。

  少年用手背托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眸子黑魆魆的,里面满是她看不懂的情绪。

  “给你的。”他把糖丢到她手里。

  我现在要说谢谢吗?

  原本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却犹豫了一下。

 

  她和猫的关系又好了那么一点点,但当他再次随口询问要不要一起开黑的时候,被她十分严肃地拒绝了。

  上午课间,她在赶作业的时候猫在看书。她抬眼恰好看见了那本小说的封面,觉得有点眼熟。

“诶,”她用笔戳戳他的背,“你也看这个啊?”

 “嗯。”猫把手里的书翻过一页,没有回头但是点了点头,“这个系列我还蛮喜欢的,但是图书馆里找不到最后一本。”

  “那个啊……其实是有的哦。”

  “真的吗?”他合上书,转过身来。

  有那么一秒钟,虽然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她觉得他的眼睛似乎亮起来了。

  然后她听见自己说:“那本书被人藏在最后一个书架上,不仔细看很难找到的。如果你要看的话可以去那里拿。”

  “可是我不想去。”

  ——然而他却这样说道。

  

“......你帮我去借嘛,好不好?”

  猫微微眯起眼睛,不慌不忙地吐出下半句话。最后三个字,声音温温软软,尾音微微上扬,漫不经心又理直气壮,仿佛料定了她无法拒绝。眯起来的眼睛里,狡黠的火花一闪而过。

  “好。”她点头。好的,完全没有问题,包在我身上。


  于是午休时她去借了书,返回时正好看见猫走入校门。

  她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隔了几步路的距离。

  身后忽然传来两个女生的窃窃私语:

  “哎,你看那个男生,长得有点帅诶。”

  “哪个?——啊,是挺帅的。”

  午休时间,路上人少,前前后后就他们几个,此言意之所指,一目了然。

  啧。她忽然皱起眉。

  于是她快走几步上前,伸手扯了一下猫的袖子。

  猫转过脸来,发现是她,挑了一下眉,然后笑了。


  “哎呀,算了算了,还是别想了。”

  身后女生的讨论声低了下去。


  猫有点偏科。他的数学成绩好得离谱,理综成绩沾了计算能力的光也学得不错,但此外的两科就有点着急了。

  她每门课都成绩平平,但是语文和英语还是好过猫。两人有不会的题相互问问,还能凑合。

  但是后来她发现来找猫问问题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一个,两个,然后三五成群。理科生不缺少问题。起初猫都随便对付,点拨两句就把人打发走,然后回过头偷偷冲她翻白眼。

  这当中有个女学霸,带竞赛题来问他,一连来了几回。

  女生声音又轻又细,笑容使人如沐春风。来了几回之后,他们的话题就从竞赛题发散开了,小说,漫画,生活琐屑,偶尔开些玩笑,都显得赏心悦目。

  显然猫也是这么认为的。

  “喂,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图书馆?”

  某日放学后,一贯径直拎起书包走人的猫,在路过女生的座位时,忽然扔下这么一句话。

  女生脸微红,然后点点头,展颜一笑。

  猫低头俯视着女生,忽然冷不丁地抬眼用眼尾瞟了她一眼,嘴角近乎不可见地一勾。

  她面无表情地往书包里装书,余光接收到那令人猝不及防的眼神,手忽然抖了一下。

  

  自己喂了很久的野猫,现在学会了蹭别人的手心。


  她有点想说脏话,但是忍住了。


  猫不是她的猫啦。

  一直都不是。


  猫是讨厌的动物。狡猾,多情,喜新厌旧,在一个人的脚边一绕,转头就又跟另一个人走了。走时故意看你一眼,得意地喵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

  她有点生气,但好像又不全是那么回事。


  反正之后她就不太理猫了。

  讨厌的家伙。她总是有点恨恨的想。你就和别人玩去吧,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猫偶尔也想再找她说说话,被她以补眠为借口轻飘飘地拒绝了。

  他和那女生的确热络了几天,之后关系也趋于平淡。肯定不是那女生先开的口,因为她又来找过猫几回,但猫的口气已经不如之前那么有兴致。

  于是猫又回到了之前的社交圈子,只不过少了一个她,区别也不大。又是说说笑笑,小打小闹,一切如常。

  只有她,一个人像个鼓起来的河豚。


  别人交个朋友管我什么事?

  只是想起他那毫无来由的唇角一勾,她就生气,很生气很生气。


  她和猫单方面冷战了半个月,期间她的脾气变大了许多,猫还是老样子。都说了他转移注意力的速度很快了嘛。

  讨厌死了。


  下午体育课,她由于生理不适待在了教室里。其他人陆陆续续去操场集合了,除了一个。

  猫没有走,他在看那本她借来的小说。

  但她不在乎。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苹果和一把水果刀,给苹果削起皮来。她记得这是猫喜欢的水果,她要当着他的面整个吃下去,一点都不留给他,哼。

  银色的刀刃没入果皮,发出轻微的沙沙声。红红的一长条苹果皮垂下来,质地均匀,连而不断。

  猫把书合上,发出“嘭”的一声。

  她低着头,丝毫不为所动。


  “我说啊......”

   猫的声音响起来,一改以往的令人捉摸不透,有些小心翼翼的——

  “——你就真的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啪。

  刀刃一偏,苹果皮断掉了。


END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