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与不会正常思考的精神病

标题瞎写的,不服打我

  那个人的存在是他人生中一串随机出现的乱码。无法删除。不可解读。
  他曾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观察过他——事实上无论哪儿他都几乎不会注意到。在他对那个人为数不多的了解中,从来不在意与自己无关的事物几乎是他最明显的性格特征。即使是随意的咧嘴一笑,当中也隐约含着傲慢的成分,就像一头未成年的云豹,清楚地知道自己即将要成为什么,因而对身边的一切都感到不屑。
  那个人是平和而风趣的。眼神闪动的样子。说话时配合手势。有些傻气地吃吃发笑。闲聊中的活跃分子。有时开不太雅观的玩笑。这都是他。
  同时他又是冷漠而孤僻的。集体聚会时躲到一边戴着耳机听音乐。神情冰冷。提前离场。看人时先抬起眼睛再抬起面孔。冷嘲热讽。这也是他。
  一个矛盾体,长着少年模样的魔鬼。身上的一切那么让人好奇,却又让人意识到完全无法破解。
  古怪的魅力。
  叫他的名字的时候,他会微微一愣,然后慢慢抬起双眸。咖啡色的虹膜。他知道自己做了坏事,但是依然假装无辜。睁大眼睛,露出似是而非的微笑。他等着别人来捕获他,像一只精神不正常的野兔。

  “喂,我们一起走吧。”

  那个人笑着说,慷慨地对他伸出一只手。
  他有些警惕,感到正在走入一个陷阱。他想要拒绝吗?答案却是不确定的。
  他们是同类啊。
  他抿起的嘴唇上带着自大的微笑,仿佛预见了他将做出的选择,并知道自己是正确无误的。
  他的手柔软而温热,骨骼细长柔韧,掌心的皮肤有些潮湿。
  少年魔鬼。
  被抛弃的造物。
  他的头脑里响起一丝回音,提醒他。不要这样做。
  暗暗的棕色眼睛,当中含着冷酷无情的笑意,漂亮得像金刚石刀刃上的反光。宝石级品质,可以轻而易举地割裂细胞。当它从你的皮肤上划过的时候,就像切开空气那么顺畅。
  松开他的手。现在就离开。拜托了。
 
  “……好吧。”
  于是他听见自己说。
 
  (于是就没有然后了)

评论
热度(5)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