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机

神奇脑洞在哪里:

羊齿花的一个片段,还没想好放在哪里

  “你会输的。”
  德里克用肯定的口吻在S.S.脑子说。屏幕左边的人物随之使出一记回旋踢,正中要害。
  “哦?是吗?”
  他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地回应,手上不断地晃着操纵杆,力图以牙还牙,不过他的对手显然不是吃素的——他突袭了数次,皆以失败告终。
  “操。”终于,S.S.一拳砸在操纵面板上。这可以说是他做出的最有力的一次攻击了。
  德里克回以一大堆毫无感情的讥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就像电脑吐出一串代码一样机械地把它们传到S.S.的脑海里。虽然剑走偏锋,但是毫无疑问地起了奇效:S.S.的太阳穴上顿时跳起了一条青筋。
  盲音跟在他们身后观战,见此情景,歪了歪头。
  S.S.愤怒地吐出一口气,决定不和一团作弊的能量计较。
  他妈的。
  街机厅里人声依旧鼎沸,没人注意到一台机器前有个正在自己和自己较劲的年轻人——看上去的确如此,盲音自始至终都没有碰那台机子,他看上去就是在玩着人机。
  但是德里克的确在这儿。他就在那台机器里,操纵着电脑方的玩家。
  “我们可以联机玩吃豆人。”电脑玩家兴致勃勃地提议,“那个游戏很简单,盲音也可以玩。”
  “真——的吗?”S.S .扬起眉毛,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某人智商的质疑,“你确定她也可以?就那家伙?”
  “那家伙长着耳朵呢。”盲音冷冷地插嘴。
  “那又怎么样?就算我不说,你也是个笨蛋。”他不屑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往她手里塞了一把硬币,随手指了个方向,“那里有夹娃娃机,去吧,玩得开心点。”
  盲音那双黄眼睛翻起来看了他一眼,眼神绝对令人不寒而栗。
  她拿着硬币走开了,小小的背影很快融进人堆里,如同一滴水流入河中。
  “从来没有人叫她玩得开心点。”德里克在他的头脑里评价道,“勇气可嘉。”
  这时S.S.已经又打开了一局游戏——或者说又一次惨败,他有点心不在焉:“什么东西?你刚才说了什么?”
  “有一件事你说对了,她是个笨蛋。但这不能代表什么,这不是她的错。”德里克无形的眼睛望着夹娃娃机,盲音正站在它旁边,但丝毫没有打算玩的意思,“你想要她永不枯萎的生命,那就是你得到它之后的样子。”
  “我不明白。”S.S.挑选着自己的角色。
  “她找不到与自己相配的灵魂。”他在他耳边说,语气越来越像是自言自语,“对她而言,活着不是欲壑难填的痛苦,就是欲望暂时得到满足的无聊,没有其他选项。”
  “我有灵魂。”S.S.简短而心平气和地说。
  “你的灵魂会腐朽,而你的生命不会。”德里克的语气就没有那么心平气和了,“这是代价。”
  街机厅里的人声似乎如海潮般褪去了。S.S .微微垂下眼睛,指关节敲打着操纵杆。
  “你在同情她,对吗?还是同病相怜?”他问。
  “二者兼有。”德里克承认,“我有不灭的精神,但是我彻底失去了作为人类的资格。你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你们好像还不知道,命运送出的所有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S.S.忽然想起盲音在他们初次见面时所说的话,似乎是一个警告。她警告过他了。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有赢得一切的机会。”他说,进入了游戏。
  “……你会输的。”德里克肯定地说。

(TB没有C)

评论
热度(5)
  1. 横纹伞菌神奇脑洞在哪里 转载了此文字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