溢美之辞

  他的头颅里盛装着爆炸般的思想。乌托邦的首都在空气堡。重力弦切割红色砂岩。被截断的喉返神经。
  他在座椅上蜷成一团,手指抠挖着膝盖侧面,无意识地自言自语。使用的词汇支离破碎,就像掉到地上的玻璃器皿。氯胺酮注射液没有起到它应有的作用,他平静下来,垂下眼睛,但是没有表现出丝毫倦意。暗蓝色的血管在他莎草纸一样薄而脆弱的皮肤下浮凸起来,像石板上审美畸形的浮雕图案。
  “我爱你。”他说。
  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他声称。

 
评论
热度(3)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