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摸鱼

  “我听得见你。”盲人说道。

  你长发的黑色是静默的,就像你的影子。你的肤色听起来好像丝绸从指间滑落的簌簌声。你的眼睛,色泽甜美,宛如蜂蜜。你的眼中盛着秋天的颜色,在我听来是踏入松软的落叶发出的清脆声音。你今天穿了一条裙子,这对你而言可不常见,但是我不得不说非常适合你。一条绿色的长裙,对吗?颜色就像风掠过森林惊起的重重回响。

  你刚在我对面坐下的时候,我们之间隔着一层厚厚的帷幕般的昏暗,一切听上去都模糊不清,直到你起身卷起了窗帘,我才清晰地听见了你的声音。

  光线流淌在你的肌肤和裙摆上,听上去如同万物...

 

候鸟

看到某雪的那篇文忽然有了一个脑洞

嗯,你那儿是呼风,那我这儿就是唤雨吧(笑


OC,第一人称,主角是个妹子


  我出生在一个海边的城市里,这里每个夏天一定会迎来一场台风,年年如此,雷打不动。老人说此乃天行之常,就像日出日落,潮涨潮退一样,都是世界早早就定下的规矩。

  台风通常来得几乎毫无征兆,任何先进的气象仪器都无法检测云团的突然形成,就好像天空自作主张地决定睁开它巨大的眼睛;但是在我们这里世代居民的不懈努力下,我们还是找到了这场狡猾的风暴在现身之前送来探路的先遣者——黑鸟。

  是的,黑色的...

 

无标题片段

两年前的摸鱼,好像是什么东西的同人,可以猜猜看


如果我会飞就好了……o(′益`)o


菲洛米娜趴在被雨打得湿漉漉的窗台前,望着透明的雨水在玻璃上拉出一道又一道斜斜的痕迹。

今天是礼拜日,她却没有和家人一道穿上自己刚做的,点缀着粉色人造珍珠的新裙子去教堂做弥撒,而只是一个人托着脸坐在窗台前,呆呆地望着街上披着灰色雨衣的行人拖着脚步走来走去。我是说,这太无聊了,一点也不像菲洛米娜。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赫尔卡城的每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都知道远远地躲开长满荆棘和蜘蛛网的小树丛,可菲洛米娜不。她在那里玩耍了一整个下午加黄昏,直到吃完晚饭后才脏兮兮地回来,并...

 
2017/3/5    

下行

双城记男主相关,一时鸡血产物,没指望别人看懂(x
基本是胡言乱语_(:з」∠)_

BGM:All Dead,All Dead-Queen

正文:

  他们的人生是不间断的下行。
  他不知道交到一个好朋友,然后亲手埋葬他和交到一个好朋友,然后被他亲手埋葬听上去哪个更惨一点。但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丢了饭碗,艾弗里丢了命。
  他按照标准处理流程把艾弗里被病毒感染后变形的尸体拉到城外,抛弃在荒原上任其腐烂。他非常吝啬地没有为这一幕流下眼泪,但他确认自己身体里有个器官像被摔碎了一样开裂了。
  后来他枪杀了一个婴儿:它撕裂了孕育自己的子宫,从里面鲜血淋漓地爬...

 

欢乐假期之旅(Week 1st)

 @沧海归舟 我终于……写了……我居然还没忘……

一个老坑,背景设定我之前发的东西有,不过还是复制上来好了——
想象一下一场末日级别的战争,人类和另外一个种族互怼,彼此不分上下。
再想象一下在一个荒无人烟的要塞地带,一场惨烈的战役结束后,方圆几百里内只有两个幸存者,一个人类,一个异族人。
由于他们身处的地理环境特殊,气温为零下30度,两个人都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去和远方的大部队会合,能用的装甲车只有一辆,并且只有那个人类能操作,但是不巧人类受了些伤;而那个异族人维生装甲坏了,但是手里仍有可以用于自卫的武器,以及地图;两人都没有通讯设备。
但是由于生理构造的问题,低温对于那个非人类的...

 

记一个脑洞

就是普通的校园日常(才怪)
大概是女主有个很老套的能力,那就是可以看见别人的前世
然后在仔细观察后,她发现自己所在的班级里每一个人的日常,都是他们上辈子行为的重现。
然而她并没有说出来,反而欣赏得更加津津有味了(笑

以女主妹子的第一人称内心小剧场为主,欢乐吐槽向,有那么一点剧情(大概吧)
主线是古风奇幻
之前就已经有主意了,这次是打算认真写
标题叫做《喂,你是不是拿了我的剧本?》好了

然后是女主人设↓
徐椒
女,16岁,高中生
瘦不啦叽的女孩,个子有点矮,扎个单马尾,话很少,内心戏十分丰富
(大概是闷骚)
总是在不自觉中看穿包括基佬在内的一切
不太把自己的特殊能力当回事
爱好是看剧和前排围观任何事——任,何,事...

 

双城记

存着的最后一点儿,一起发上来算了

C

均衡理论

现在他的心情有点糟。

 这真是太糟心了,我现在被上城流放了,就像那些犯人一样。他想。同时紧握着那个执刀的女孩的另一只手,好像下一秒她就会被狂风吹走似的。他们顶着风暴前行,橡胶鞋底碾过砂砾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只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就像抓着他的手腕牵引他前进的那只冰凉干燥的手的主人没有在地面上行走似的。

不,那个人的确在行走,只是以一种与人类不太相同的方式。

一连串细微而扁平的滑动声传入他的耳底,有点像是摇晃一串珍珠项链的声音。这种声音应该代表了一种非常奇妙的移动方式,比如说滑行,或者说其他类似的方式。 

“我有充...

 
2016/8/12    

© 横纹伞菌 | Powered by LOFTER